????屋内除了李欣是站着以外,其他所有人都坐着。李欣从站着的角度很容易就能看到所有人的神态,他注意到自己和金昌兴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低头不语,只有姜华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冷冷地看着金昌兴和自己的表情。

????李欣站在屋里,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就在不久前,自己还和这些人一起参加管理层的会议。可是现在,他们这帮人聚成一个圈子在密谈,自己被叫进来的时候,像一个小办事员一样被他们安排到下面去统计数据。

????这样的落差比当初被发配到车站办事处去当仓库管理员的时候还要大,不同的是,现在的李欣已经不像当初那样毫无还手之力了。

????他心里非常冒火,但却没有表现出来。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金昌兴执意要派自己下去,没有商讨余地的话,那他就立刻离开南方集团。

????屋子里的其他人之所以不看金昌星也不看李欣,只用耳朵听着他俩的对话,是因为他们中很多人都觉得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他们这些人说不上对李欣有多少好感,可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以后,他们也觉得派李欣下去做这件事情有些不合适。

????可是他们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犯不着因为这件事去得罪金昌兴。

????金昌兴听了李欣的回答后,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他也不敢硬性的去办这件事情。一是因为这件事情就不是非做不可,二是虽然他想打压李欣,但他心里也隐约知道,李欣跟普通的小办事员还是不一样的。前不久李欣敢撂挑子请一个星期的事假,就说明这个人是那种宁折不弯的人。

????要是把他逼急了,他转身离开公司,这个职位和这点工资收入对他来说微不足道,他没有任何损失,可自己说不准将来什么时候还会用得到他。

????于是他就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那好吧,这事以后再说,其实我就是想让你下去看看我们这个矿山到底有多大的规模,将来会为集团带来多大的利润。你不是说现在买矿山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吗?我告诉你,一两年以后这个矿山能为我们带来三四亿元的利润。对了,你不是说买那个什么西部铜业的股票是一个好的投资吗?现在它涨了多少了?两年以后它能像这个矿山一样为我们带来三四亿元的利润吗?”

????李欣听了微微一笑,没说话。

????金昌兴见李欣不说话,以为自己猜对了,西部铜业的股票肯定下跌了,于是他就追问道:“是不是这只股票跌了?”

????李欣本来不想谈这个问题,见他追着问,不得不回答说:“没有跌,涨了8毛多。”

????金昌兴不屑一顾地说:“这么长时间才涨了8毛多?!”

????李欣说:“这才哪到哪啊,还早得很嘛。”

????金昌兴说:“那好,你说时间不够长,那我就问你,两年以后它能像这个矿山一样给我们带来三四亿的利润吗?”

????李欣说:“公司买矿山的长远的利益怎么样?董事长你们是业内的专家比我更懂。可要是说两年之内三四亿元的利润,这实在算不上什么。”

????金昌兴一听,反问道:“每两年就有4亿元的利润,你还嫌不够多吗?”

????李欣说:“我说的话是有时间前提的,我是说两年之内4亿元的利润对总额20多亿的投资来说其实并不算高。如果长期一直延续下去都是这么个利润水平,那这笔投资绝对是划算的。”

????金昌兴见李欣还在当众跟自己狡辩,心头有些冒火,他一拍沙发扶手说:“那我就问你,相同数额的投资放在西部铜业上,两年以后它能给我带来4亿元的利润吗?”

????金昌兴这么一追问,李欣也不由得在心里暗暗算了一下:20多个亿的投资,两年4亿元的利润,也就是说年化收益在10%左右,按原来自己估算在西部铜业上一年多的利润率就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于是他回答说:“如果相同的资金投在西部铜业的股票上,两年内应该不低于4亿元的利润。”

????金昌兴觉得李欣完全是在胡言乱语,他质问道:“如果利润达不到这个水平怎么办?”

????李欣说:“这里有个问题啊,股票交易的规则和西部铜业这家公司的规模未必会允许单一的投资者一次就购买20亿元的股票。”

????金昌兴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们不考虑那些因素,只做数据上的探讨。我就问你西部铜业的股票能不能在两年之内给我带来20%的收益?或者我们换一个说法,现在在西部铜业上一次投资买5亿元的股票,应该是可以的吧?”

????李欣说:“5亿元?这个应该没有问题。”

????金昌兴说:“那好,就以5亿元的规模作比较,假如我们投资5亿元在西部铜业的股票上,两年以后它能不能给我带来不低于1亿元的收益?”

????李欣说:“这个应该没问题。”

????金昌兴说:“你敢打包票吗?要是没有这么多怎么办?”

????李欣笑道:“要是有这么多又怎么办?”

????金昌兴以为李欣在转移话题,他不管李欣的问题,继续追问道:“投资5个亿,两年以后利润没有1亿元,是不是你用你的钱来补足差额?”

????李欣有些无可奈何地笑笑说:“董事长,如果这样打赌的话,似乎有些不公平。”

????金昌兴说:“你说说看,有什么不公平的?”

????李欣说:“两年以后就算利润不足1亿元,我倒是可以拿我自己的钱补足差额,可要是两年以后利润超过了1亿元呢?多出来的这部分钱怎么办?董事长你是不是把这个钱退给我?就算你愿意也做不到啊,那些钱是公司的,你也不可能把它拿给我,对不对?”

????坚定地认为李欣一定会输,再加上李欣不同其他人那样低眉顺眼地顺从自己,一直在跟自己抬杠,所以金昌兴火气一上来就根本没考虑这个赌能不能打,脱口而出说出了刚才的那些话。

????等他听完李欣不急不忙的解释后,心中一惊,发觉自己似乎掉进了自己挖的坑里面。李欣说的没错啊,要是两年以后这笔投资的利润差了一两千万元,就算李欣拿得出这笔钱来,自己也不敢收啊。可要是这笔投资的利润将来多出来了一两千万元,自己岂不是更加犯难了吗?

????看着李欣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金昌兴知道这笔钱他是拿得出来的,可同样的数额不论于公于私,自己都没有本事拿出这笔钱来。

????黄洪亮、江华这些人会看自己的脸色行事,只要自己拉下脸来,他们就算有不同意见也会顺从自己。可是李欣就不一样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都敢跟自己据理力争,这个杠要是继续抬下去,自己占不到任何好处,没准还会当众丢脸。

????于是狡猾的金昌兴话锋一转,悄无声息地偷换了概念,哈哈一笑说:“算你小子聪明,你也知道公家不会占你的便宜啊。行了,去矿山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

????虽然原本根本就不想抬杠,这些话都是在金昌兴的步步紧逼下李欣才说出来的。可是金昌兴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急转弯,把话题瞬间就带离了原来的航道,他的这种做法让李欣也觉得很是惊奇。

????惊讶之余,虽然李欣不动声色,但是在心里却看清楚了金昌兴外强中干的本性。在这一点上,金昌兴甚至远远不如已经被撤职的刘中舟。

????看清楚了金昌兴虚晃一枪,撒腿就溜的做派后,李欣也不点破,就像刚才没有和金昌兴争论过一样,说:“那行,董事长,没事的话你们聊着,我先出去了。”

????金昌兴和李欣的这些对话,一字不落的被旁边这些默默不作声的人全都听在了耳朵里。他们虽然搞不明白金昌兴和李欣打的这个赌将来到底谁更有把握会赢,可是这帮人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谁还没有打过赌啊。

????金昌兴关键时刻虚晃一枪调头就走的这种举动,即使在姜华看来也有些难以置信。他原以为自己的计谋肯定会得逞,金昌兴把李欣叫进来,以他董事长的权威开了口之后肯定就不会收回,那么李欣铁定会被派到下面的矿山去。

????可没想到的是,李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不愿意下去,这相当于是当众顶撞了金昌兴的指派,而金昌兴对李欣这种大逆不道的举动居然没有任何应对措施,这让一贯对金昌兴的言行奉为圣旨的姜华大跌眼镜。

????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李欣在后来的话语当中明显有炫耀自己的财富,贬低金昌兴没有自己有钱的意思。

????姜华以为李欣这些话会让金昌兴勃然大怒,可金昌兴却像是没听懂李欣的意思一样,呵呵一笑就转移了话题。这不像是金昌兴平时一贯的做派啊,莫非他今天真的喝醉了?可是从之前那些思路清晰的话语当中,丝毫看不出来金昌兴有酒醉的迹象。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xiaoshuo.com/book/8975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