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傍晚——

  叶朝枭回到了七忠院内院,回到了自己和白烟若所居住的那栋公寓,在公寓的后方的空地上,挖了一个小小的坑,将一个小小的黒木盒郑重其事的放在了其中,随后再三叩拜之后,在将那土坑给填上,用战气将几块石头切割成条石,在原本土坑的地方堆砌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坟墓,最后在坟墓的面前树下了一块木牌,调动战气冲破手指,以血在木板上面书下数字:

  “慈母叶氏之墓。”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叶朝枭一人完成,萧易寒等人一直都在后面默默的看着,默默的看着叶朝枭将这一切做完。看着那道跪在墓前的,依旧有些瘦弱的身影,萧易寒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始终没有说出口。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叶朝枭自己站了起来,转过身走到了众人的身前,对着为首的曹无铭就是一个恭恭敬敬的行礼,随后端正的说道:

  “曹先生,今日之事,晚辈,谢过。”

  “无妨,那武家要害你,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从此武家绝对不会再敢找你麻烦,你的母亲,看见你如今这样想必也会欣慰......不过,你现在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去做。”

  “什么事?”

  “去找吴副院长吧,他有话要和你说。”

  曹无铭话音刚落,身形就消失不见,见着曹无铭离开,萧易寒和凌霄志两人对视了一眼,和叶朝枭打了个招呼也各自离开。白烟若也给了叶朝枭一个眼神,叫他不必担心,便自顾自的走回来那栋公寓当中,顿时间,这公寓后面的小空地上,就只剩下了叶朝枭一个人。叶朝枭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天边几乎已经要被完全吞没的夕阳,此时此刻他的心中非但没有那种大仇得报的快感,反而却是无与伦比的平静。

  他原本以为,向武家报仇,就算自己抱着如何的心态,至少也要好多年的时间,但是,距离他离开武家到现在总共也不过九个月的时间,他就已经完成了他当初所许下的一切目标:他目前的修为已经是三段战者,他不知道自己以后究竟能够修炼到什么样的地步,但是他在七忠院内院至少还可以再待七年的时间,有着这样得天独厚的修炼环境,自己的未来想必也是不可限量。而武家更是几乎被曹无铭全灭,所谓的报仇的夙愿如今也基本已经完成,至少在短时间而言,叶朝枭的心中,已经不存在什么要去完成的事情了。

  抱着这样一种平静的心态,叶朝枭的内院不断的走着,行走得并不快,而是宛若散步一般慢悠悠的来到了一间幽静别致的小小院落当中,这院落的修饰很是普通,普通的大门,普通的院落,普通的装潢,如果不是就在这院落的大门口就写着“副院长室”四个大字,恐怕任谁都不会想到,这就是堂堂七忠院副院长吴无的办公室以及居住的地方。叶朝枭走到了门口,正在犹疑要不要直接走进去的时候,却听见吴无那温厚的声音从这院落的深处传来:

  “进来吧。”

  叶朝枭深吸一口气,虽然这已经并不是他和吴无的第一次见面了,但一想到自己面对的是堂堂七忠院副院长,在整个东极域都算得上是声名赫赫的人物,还是不免得有些紧张。他推开原本紧闭的大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小的庭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和名贵的植物,只是在庭院种植着几株梅花,不过此刻还没有到开花的季节,如今只不过是杵在地上的几根木棍子罢了。

  而正对着庭院有一间屋子房门大开,叶朝枭定睛一看,发现这屋子当中几乎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纸张,叶朝枭以他的灵魂力量扫视了一圈,发现那房间当中的书籍恐怕不会少于三千本,而加上两侧的储物室当中储存的书籍,这个小小的院落当中,少说也有上万本书籍。很早之前就听说过,七忠院副院长吴无学识广博,单论理论知识恐怕整个东极域都无人出其右,今日看来,恐怕这话还真不是虚言。

  看见叶朝枭走入了庭院之中,吴无微微一笑,缓步从自己的房间当中走出,叶朝枭随即对着吴无拜谢道:

  “内院学生叶朝枭,见过吴副院长。”

  “这里没有别人,不用讲究这么多礼节,外面风大,进来吧。”

  吴无温和的说道,随后转身走入了房间当中,说是外面风大,但是房间里面着实也好不了多少,不知道多久都没有修缮过的墙壁已经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纹,楼顶虽然没有破裂,但是却不时有着灰尘从楼顶上面掉落,而那纸糊的窗户已经又了好几处破洞的地方,吹进来的是快要步入深秋的晚风,让人感到几分微微的凉意。当然,这些都不是最让叶朝枭感到震惊的地方,最让他感到震惊的还是这里摆放着最多的东西——书。

  虽然之前在外面就用灵魂力量扫视了一遍,但是实际看到的却让他更加的大吃一惊,他难以想象的是,就这样一个甚至还没有他在外院时居住的宿舍大的房间里面,是如何堆积下这些书的?而且从这些书籍的痕迹上来看,这里的每一本书几乎都被吴无仔细翻阅过,这些书籍不是功法,不能够直接以灵魂力量吸收阅读,只能一页一页的翻动,叶朝枭很难想象,一个人是要用多久的时间才能读完这里的每一本书,更是不敢想象的是,一个人究竟是拥有如何的毅力和坚持才能够将这样的事情坚持到底!

  “我这人没有什么修炼的天赋,所以很早就放弃了继续修炼战气,转而选择了理论的学习,所以这里才有这么多书,真是见笑了。”

  吴无笑着说道,话语刚落,就来到了这小小房间的最深处,在无数书海的包裹下有着一张并不算大的木质书桌和一张木椅,其上还有一盏散发着昏暗光芒的油灯,几本正在阅读的书,一些草稿,一瓶墨水和一只羽毛笔,除此之外也是什么都没有。看着叶朝枭那一脸惊异的模样,吴无似乎是早有预料,毕竟,堂堂七忠院副院长居然居住在这样的地方,想必任何人第一次见到都会大吃一惊。过了一会儿,等到叶朝枭的震惊差不多平静了下来,吴无才缓缓的开口道,语气当中不乏某种沉重:

  “叶朝枭,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过来吗?”

  “学生......不知......”

  叶朝枭深深的低下了头,他一路上绞尽脑汁也没有想明白吴无呼唤自己的原因,虽然曾经在青城选拔赛的赛场上见过一次面,但是那也只不过是一次而已,堂堂七忠院副院长日理万机,又过了大半年的时间,应该早就把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给忘记了才对。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我也不绕弯子了......叶朝枭,我想收你为徒。”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xiaoshuo.com/book/3304/226/